三大运营商回应杀熟:保证新老用户同权 如区别对待将严肃处理

[摘要]多位网友反映曾遭遇运营商“杀熟”,同样的套餐内容老用户要比新用户支付更多资费,或只有新用户才可以享受优惠套餐。

新京报快讯(记者许雯)国务院第八督查组今日(9月20日)邀请10名网友与三大电信运营商面对面沟通。针对新老用户资费差距大的问题,中国移动回应将公示所有在售资费套餐,新老不同权一经发现严肃处理。中国电信表示,将在一个月内整改到位,如发现严肃问责。

为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今年9月8日至14日,国务院第八督查组在线征集网友意见,并从8000名网友中邀请10名代表与三大电信运营商现场反馈问题,提出建议。记者在现场看到,10名网民代表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大学生、律师、快递员、退休老人、扶贫志愿者、程序员等。

会上,多位网友反映曾遭遇运营商“杀熟”,同样的套餐内容老用户要比新用户支付更多资费,或只有新用户才可以享受优惠套餐。

中国移动表示,公司对新老同权有严格要求,但实际操作中的确存在部分办理网点选择性推荐情况。下一步中移动将公示所有在售套餐资费,支持用户自由选择资费套餐,同时规范宣传用语,避免误导用户。将严查新老不同权问题,并整改处理。

中国电信表示,针对新老客户不同权,将加强源头处理,各省在一个月内整改到位,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严肃问责。

中国联通表示,将严格保证新老客户同权,如有违规行为一经发现严肃处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王兴和他的战友们:上市之路的8年零6个月

撰文 | 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焦丽莎

摘要提点:

1、当被问及,美团的气质是什么?高管们的答案是,王兴的气质就是美团的气质。

2、早期,美团不是团购网站第一梯队,但阿里最终选择了这家公司。因为数据稳定,更中他们的团队。

3、关键时刻自己不要犯错,等着对方犯错就会赢。

从北京华清嘉园到港交所的2000公里路,王兴走了8年6个月。今天,美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市值超过500亿美元。

早上9点,创始团队出现。王兴第一个上台,拍照留影,脸上没有丰富的表情,看上去他有些紧张。他的战友王慧文是一张大笑脸,冲台下竖起大拇指。

王兴在现场感谢3.4亿用户、470万商户、60万外卖小哥和曾经、现在的投资人、美团所有员工。尤其,他提到特别感谢乔布斯。

敲钟现场。左起穆荣均、王兴和王慧文

港交所掌门人李小加也出现在现场。继小米之后,美团是在港交所第二家上市的同股不同权公司。李小加本人推动了这一变革。

今天港交所使用的这面锣也出现在小米上市当天。王兴挥手,锣声震天响。

在互联网世界,王兴和他创立的美团,是一个从任何角度描写都很难性感的存在。

聪明、务实、低调、怪才,是这些年媒体和业界贴在王兴身上的标签。但这些远不足以概括王兴的全部,他从来都只是在做自己。身边人说,王兴绝不会为破碎的瓷器哭泣,他甚至会从碎瓷中收获些什么,哪怕是总结出一个碎花瓶理论。

八年间,他带领美团,四处出击。从团购到外卖、电影票、酒旅、出行、新零售,每战必酣。无边界美团,低调者王兴,被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王兴,更像是一位影子领导者。

红杉资本沈南鹏说,王兴是产品偏执狂,美团更是他做梦都会想到的投资案例,是近十年移动互联网在中国飞速发展的最佳实践之一。

今早,第一个出现在敲钟仪式现场的投资人是今日资本的徐新。她曾评价,王兴是一部深度学习的机器。

高管眼里的王兴,情商不高,但都接受这是他的缺点也是优点。当被问及,美团的气质是什么?他们的答案是,王兴的气质就是美团的气质。

虽然极少公开露面,但王兴几乎每天都会在饭否的自留地上留下点痕迹。以至于,有人戏虐,“因为一个男人关注整个饭否。”

高管会上和微信群里,王兴会因为对一件事非常不满而发火,这样的时候不多。高管之间对一件事出现分歧,他也会民主处理。在美团,王兴从来都不是一言堂。

他懂放权,也会用人。创业十多年,王兴身边的战友王慧文、穆荣均、陈亮等人都是一路追随。其中一些人也曾有过独立创业的想法,但还是觉得“跟着王兴干更来劲”。

外界眼中,王兴就像大型游戏中的斗士,一路打怪升级。“连续创业者”这个标签,在他身上成了褒义词。资本偏爱他,同伴信任他,用户依赖他,就连九死一生的互联网战场也从未抛弃他。

但对美团的种种疑惑和争议还在继续,王兴并不急于给出答案,“成功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能坚持的人真的不多。”美团这家公司,正在越来越受到期待,越来越令人恐惧。

如今,这位39岁的年轻人在领跑中国服务电商,主要对手是阿里巴巴,他和团队是否做好了准备?

1

多年前,从龙岩老家到厦门机场路上,父亲指着高架桥和隧道告诉王兴,这是他们厂生产的水泥建造的。父亲语气平静,但王兴能读到语气中的自豪,“他自豪自己参与了国家的建设,我也要成为国家的建设者。”

王兴的商业启蒙源自父亲。父亲是福建龙岩的“水泥大王”。王兴不愿子承父业,常劝父亲多捐款。但是,父亲对商机的敏锐和远见,扎根在王兴的基因里。

儿时和小伙伴一起爬火车,老师问为什么这么顽皮。他说,我们在研究蒸汽机。小学和小伙伴一起接触无线电,动手制作录音机、功放机。中学时代,开始读比尔 盖茨、迈克尔 戴尔的书,尝试创业出售调制解调器。

他思考问题深入且异于常人,比如,当所有人都在关注“温水煮青蛙”的青蛙,而他在关注“煮青蛙的人”。在清华电子工程迎新活动上,新生们提问食堂饭菜是否可口,王兴的问题却是,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大家惊愕,最后大他两届的姐姐救场:这个问题,要边走边想。

不同于父辈的草根和粗犷,王兴有着互联网原住民的自信和倔强,他笃信科技终将改变世界。校内、饭否到美团,王兴努力用行动证明这一点。

身边人对王兴的评价是,聪明认真,是个怪才。说话不是长篇大论的,是跳跃的,有很多奇怪的想法。人实在,不太会忽悠。

不太会忽悠,让王兴的前两次创业(校内和饭否)并未走远。幸运的是,团队还在,离开的人最后又回来了。

2006年10月,华清嘉园旁边的小餐馆里,王兴宣布卖掉校内网。当晚,王慧文、陈亮、赖斌强等几个人抱头痛哭,喝了个烂醉。

昔日的战友各奔东西。王慧文在北京和老家各买了一套房,行李打包寄回家。就拉上赖斌强欧洲、东南亚玩了将近一年。期间,王兴的电话来了,邀请两人再次创业。王慧文还没玩够,“再玩一段时间,你先搞吧。”

王兴搞了个饭否,但是在2009年7月因故暂停。归来后早已物是人非。

此后的的11年间,王兴在饭否发布了一万条状态。去年,一个昵称为gzallen的饭否重度用户被翻出,主人竟是如今的“微信之父”张小龙。

等待饭否归来的日子里,王兴闲不住。2010年3月4日,美团网问世。

2

2010年,腾讯被淹没在“全民公敌”的声讨中。也是这一年,腾讯QQ团购网上线,让王兴感到恐惧。

那时的美团网,没有销售经验,从未做过地推,用谷歌翻译把美国Groupon的网页翻译成中文,打印出来去跟商户谈合作。地推团队沿地铁走出每个出站口,邀请五道口、中关村的餐厅、影院入驻。

到了2011年8月,中国市场冒出5000多家团购网站,千团大战爆发。拉手网、美团、窝窝、糯米、大众点评等,群雄并起。当时,美团网只能算是第二梯队。

但是,阿里巴巴投资部在见过所有团购网站后,最终选择了美团。内部人士复盘,当时美团的数据十分稳健,更重要的是,阿里看中了美团的团队。8月,阿里巴巴领投美团5000万美金B轮融资。

当时,正值团购网站融资造假风气盛行。

王慧文提议,自己说有钱没用,得把账户亮出来。这个听起来十分疯狂的主意,王兴竟然同意了。融资发布会现场,美团晒出银行账户,里面有6192.2122万美元余额。王兴说,“这行业很乱,但我们不浮夸,希望大家也不要浮夸。”

预感到行业寒冬将至,王兴一边储备粮草,一边喊出“血战50天,超越拉手窝窝”。

但王兴遇到难题了。庞大的地推部队,急需加强管理,友商的挖人节奏让他烦躁不安。他得知上海团队要被高薪挖走,连行李都没带,坐上飞机前去劝说。

投资人建议王兴求教干嘉伟,阿里7000中供铁军的领头人。他曾经的头衔是阿里巴巴销售部门副总,是阿里巴巴67号员工。

也是在这一年,阿里巴巴遭遇了价值观大危机。阿里巴巴B2B公司,停掉了所有高层的年终奖。中供铁军的贪腐程度令马云震怒不已,随后裁撤中供铁军,以应对这场大危机。

在阿里巴巴的杭州办公室,王兴和干嘉伟第一次见面,谈话的主题是,销售团队如何管理?

干嘉伟

干嘉伟给出答案,“长出来的肉才是自己的肉,在别人身上挖一块肉贴在身上也长不成自己的肉。”言外之意,美团需要建立自己的地推铁军。

两个月后,王兴再次南下杭州,对干嘉伟正式发出邀约。这次挖人并不容易,两人先后见面六次,历时5个月。干嘉伟终于同意加入美团。

入职第一天,王兴特意通知所有业务负责人到公司,隆重介绍“这是阿干”,同事都喜欢这样喊他。1969年出生的他,在美团算得上是“老年人”。但是,他的出手比年轻人更狠。

当年年底,阿干连出重拳:调整销售团队组织架构,确立销售管理制度,执行“狂拜访、狂上单”的策略。年底,美团的市场份额达到30%。

阿干的做事风格与王兴不同,却形成互补。阿干习惯用线下角度思考,但是逻辑不够缜密,王兴理性足够,感性不足。王兴要求事情必须做好,而阿干要求必须拼命去做。

干嘉伟带来了一套方法论:定策略、建资源、拿结果。他把工业企业里的标准作业流程引入美团,庞大的地推团队开始精细化和规范化。

做销售,干嘉伟的方法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绳之以法。但是这在产品、技术上玩不转,王兴用三年时间打磨制定出一套管理体系,制度清晰,奖惩分明,激励到位,惩罚公平。

美团的这支地推铁军,从草莽迅速成长为精锐部队,就像亚马逊丛林的恐怖的行军蚁,扫过大街小巷……日后成为美团开疆拓土战略落地的根基。

3

见到王慧文是在2017年10月的一个周末,还没坐定他就开始招呼我们吃月饼 下午4点半,这是他的午饭。

在美团,大家喊他“老王”。但是老王不老,和王兴同龄,都是1979年生人。清华期间,两人是室友。在其他室友眼中,这是两个痴迷于互联网和创业的“不务正业”的怪人。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创业像是被闪电击中的感觉,非干不可。

王兴内心骄傲、外表温和;王慧文则内心狂野、外在骄傲。两人性格迥异,却也互补。大学期间的实验课,是最好的搭档。通常是王兴出主意,王慧文动手。

多年后在美团,两人扮演的角色依然如此。王兴思考战略,王慧文负责落地。可以说,在美团除了王兴,王慧文对业务最熟悉。从团购、外卖到网约车,再到大零售,都是他亲手打下的江山。

那天下午,老王带我们“跑”了一圈六环。并非真的开车上了六环,而是当你把问题抛出,试图给出AB两个选项的时候,这位商场老兵的回答一定是C。

王慧文

当时的美团被各种质疑声包围,业务边界在哪?为何做网约车?我们试图厘清美团的扩张逻辑。

没等我们开口,王慧文先连珠炮般的发问,“你们看不懂美团?看懂阿里了么?乐视看清了吗?特斯拉呢?什么时候明白京东的?你们是怎么看清亚马逊的呢?”

当我们回答亚马逊存在多种可能性的时候,王慧文突然用力拍了一下桌面,音量瞬间提高,“对了,我们就是亚马逊”。

整个采访中,王慧文很喜欢用对标的思维解释问题,语调松弛。我们数次试图把问题拉回美团自身的具体业务,都被他拐大弯的技法回避。

就好像我们要从北京国贸去公主坟,本来可以横穿长安街或走二环,王慧文却硬是开着车把我们带上了六环,还善意提醒这个角度看北京更清晰。他跟王兴有一套自洽的商业逻辑,比如美团做新业务其实秉持的是一种“金融思维”,只要投资回报率没问题,多做点业务有什么不对?

这也符合王慧文的性格,他喜欢从0到1的快感,对从10到100的事情缺乏兴趣。

团购格局在2012年趋于稳定,外卖进入王慧文的射程范围。他拉上当时的美团外卖业务负责人、现水滴筹创始人沈鹏,组建了一个10多人的团队,说干就干。

日后的竞争对手饿了么已经四岁,并且初具规模。

弯道超车发生在2014年暑假。美团突然招募1000人,培训一个月后派到100个城市。当时饿了么开城只有12个,一时间被美团打得措手不及。

当时的状况,《财经》的报道中这样描述:饿了么合伙人康嘉开着一辆奔驰GLK越野车,跑了上海周边几十个城市。他心情阴郁,原本以为没有外卖需求的城市,都被(美团)这个新进入的对手拿下。

8月份,美团初战告捷,月底,饿了么制定“下沉计划”,向全国200个城市紧急扩张。但在之后的半年时间,美团在全国市场高歌猛进。没有留给饿了么翻盘的机会。

即时配送,是王慧文在外卖战场攻下的另一成果。战局开始于2015年,百度外卖率先自建物流,随后是美团。饿了么在众包模式和专送之间摇摆不定,再一次给了美团机会。

外卖这场仗,康嘉事后复盘,美团是一个,特点不多,但在战略、运营和管理上没有短板的敌人。

4

王兴给陈亮下达命令,2011年3月4日务必上线美团移动端。

在刚刚过去的2010年,中国网民达到4.57亿,移动用户首次超过了PC用户。

没人没钱,陈亮愁坏了。眼看只剩不到两个月,第一件事就是招人。好不容易招来两位工程师,三个人没日没夜写代码,终于在约定时间上线。

产品做出来了,推广怎么办?

陈亮找到华为终端,对方不理;又找91无线,也吃了闭门羹。情急之下,他想到找支付宝合作,虽然扣点很高,但还是咬着牙答应。到2014年初,美团移动端交易额接近70%。

陈亮是王兴的中学同学,也曾是校内网的元老之一。公司被卖掉后,陈亮加入雅虎去美国待了几个月。回国后和王慧文、赖斌强短暂创业淘房网,之后整个团队被王兴拉进美团。

陈亮

如今,他是美团酒旅的掌舵者,王兴本地生活电商版图的另一位重要践行者。

2013年年底,去哪儿对美团酒旅展开一波猛攻。复制模式,疯狂补贴和挖人,这让陈亮和团队承受巨大的压力。

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的进攻性,不容小觑。那段时间,王兴也身处焦虑。每次开会,王兴几乎都问陈亮,去哪儿的数据进展如何?我们的业务是否受影响?

陈亮也焦虑,但内心笃定。只要能抗住,保住团队的士气,市场就不会丢。他选择以静制动,并没有浪费力量去打这场仗,结果证明他是对的。

或许就是那句话,关键时刻自己不要犯错,等着对方犯错就会赢。

2015年10月,携程并购去哪儿。扫平战场后,携程把全部火力对准美团。在携程让商家“二选一”的压力下,美团酒旅步履维艰。携程垄断了高星酒店市场,美团酒旅另辟蹊径,把重点放在了非标产品上。

今年4月,我曾见到陈亮,他不愿过多使用战争这样的字眼。“我觉得大家对我们有误解,总觉得我们想打死别人,真没有这个想法。”

美团酒旅从未摆出“后来者挑战老大”的姿态,把携程拉下马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但是如今,美团酒店的间夜量已经超携程、去哪儿及艺龙之和。

间夜量、市场份额、投入产出比和团队人员,这些王兴十分在意。最近他对陈亮提出的新要求是,服务体验做好,把规模和价值做大。

酒旅这个战场是深山老林,适合打游击,不适合重型装甲兵。但是外卖和电影票市场是大平原,集中重型兵力攻击是最优选。后者是刚性的、高频的需求,前者是低频需求,所以酒旅这场仗的周期会很长。

当被问及酒旅的最新成绩单,陈亮始终不愿透露,“现在竞争还很激烈,携程也在关注我们,不能自己先摊牌嘛。”

说完,他以百米加速度跑向会议室,嘴里念着,“和王兴一起开会,迟到是要扣钱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柯瑞文任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摘要]中组部有关干部局主要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调整补充的决定:柯瑞文同志任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腾讯科技讯 中国电信发布《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任职》的公告。公告显示:“2018年9月20日上午,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召开领导班子(扩大)会议。受中组部领导委托,中组部有关干部局主要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调整补充的决定:柯瑞文同志任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有关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办理。”

据中国电信官网显示,柯瑞文在中国电信行业拥有超过30年的经营管理经验,高级工程师,法国雷恩商学院工商管理博士。柯瑞文曾任江西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江西省电信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市场部经理,江西省电信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主任,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现兼任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执行副总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一线|咕咚宣布战略升级 从智能运动进入健身领域

腾讯《一线》作者 孙宏超

9月19日,咕咚发布国内运动健身行业首个视频+数据直播服务 CODOON LIVE以及两款战略级产品智能心率手环和智能心率耳机HiFi。咕咚方面表示,未来将以在跑步、骑行等领域的智能运动玩法进入健身领域,以AI技术为整个运动健身行业赋能。

咕咚CEO申波表示,自2010年咕咚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用技术和数据来建立大众运动健身的激励体系和培训体系。通过运动记录工具、朋友圈分享、社区、赛事活动、运动团等功能让用户爱上运动、坚持运动。同时利用运动大数据迭代创新和服务升级,为用户带来更多价值。

随着咕咚“智能运动战略”的推出,智能运动BAR、智能跑鞋、智能心率耳机、体脂秤等智能运动硬件相继问世,并与 Apple Watch、卡骆驰、佳明、颂拓、宜准等近百家第三方知名运动装备达成合作。截止目前,咕咚用户已超1.5亿,运动数据达50亿条,连接的运动设备数已超过200万个,从计步、轨迹、跑姿等基础数据延伸到心率、体脂等10多项高纬度数据。

近日,咕咚对原有的智能运动引擎进行了全面升级,进一步提升了用户智能化运动体验,推出了虚拟教练系统 CODOON V-COACH,全面给予用户科学化、智能化的运动健身指导,互动式课程还可支持最新版本的Apple Watch Series 4和和咕咚心率手环。

同时,咕咚发布了全面支持新在线课程服务的智能心率手环和新款智能心率耳机HiFi。咕咚智能心率手环售价199元,具有天气预报、闹钟提醒、手机消息提醒等功能;咕咚智能心率耳机HiFi,售价为399元,可实时监测心率,配置腾讯叮当智能语音助手,连接咕咚App后,轻触线控上的金属独立功能键,即可启动智能语音功能。

【一线】为腾讯新闻旗下产品,第一时间为你提供独家、一手的商业资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艾瑞咨询回应多名高管失联:个别管理人员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

[摘要]艾瑞咨询今日微博公告称,公司个别管理人员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暂时无法取得联系。

腾讯科技讯 9月19日,针对艾瑞多名高官失联的报道,艾瑞咨询今日微博公告称,公司个别管理人员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暂时无法取得联系。

据大摩财经报道称,艾瑞咨询多名高管失联,其中包括董事长杨伟庆、CTO郝欣诚等。其中杨伟庆用手机号无法打通,微信朋友圈更新停留在9月13日。

大摩财经向杨伟庆的多位好友及生意伙伴求证,均称目前不能通过电话、微信与杨伟庆取得联系。大摩财经拨打杨伟庆常用手机号,无法打通。

杨伟庆的微信朋友圈更新停留在9月13日。此前他基本每日均有更新。

艾瑞咨询全称为上海艾瑞市场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由杨伟庆和张欣于2002年11月创办,后发展成为国内知名数据研究和咨询机构,今年初挂牌新三板。其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现年42岁的杨伟庆持有艾瑞44.32%表决权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艾瑞主营业务为数据支撑的互联网咨询服务,主要服务包括数据产品、定制咨询和研究、广告及会务。

艾瑞过去三年的业绩增长基本停滞。2015年营收为1.9亿、2016年 营收1.7亿、2017年前9个月营收1.33亿,其中数据产品收入占比在50%-60%。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欧盟反垄断事务专员:欧盟对亚马逊有初步调查

[摘要]欧盟委员会专员透露,欧盟对亚马逊有初步调查,正开始就亚马逊模式提问。

腾讯科技讯 9月19日,外媒报道称,欧盟委员会专员透露,欧盟对亚马逊有初步调查,正开始就亚马逊模式提问。

但目前为止,欧盟还未正式开始对亚马逊的调查。

作出这一表态的是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专员Margrethe Vestager,她曾主导2017年欧盟对谷歌的24亿欧元罚款调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乐视网:贾跃亭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 公司实控人存变更风险

腾讯科技讯 9月19日消息,乐视网晚间发布两则公告,称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且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均已违约。

乐视网公告称,公司大股东贾跃亭先生所持公司的13,652万股于2018年9月14日进行解质押,本次解质押股份占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3.35%,该部分股份存在减持、被处置的可能。

名义上,贾跃亭仍然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截至9月18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10.2257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 25.63%,其中8.83亿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2.13%。不过,贾跃亭所持的乐视网股票已基本遭到法院冻结。

乐视网发布的另一份公告显示,公司9月17日收到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送的《关于贾跃亭名下“乐视网”质押股份处置通知函》,国泰君安拟于2018年9月13 日起的90个自然日内通过司法可售冻结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处置贾跃亭质押的标的证券股份,处置股份数量以最终处置结果为准。

国泰君安本次可能实施的违约处置事项,可能导致贾跃亭被动最大减持公司股票3954万股暨其持股比例减少0.99%。

截至9月底逾19亿元债务存无法按时兑付风险

乐视网截至9月底,公司预计到期的金融机构借款类债务约19.24亿元,存在到期无法按时兑付的风险。此外,乐融致新增资完成后,公司持股比例将会降低,法院定于9月21日至22日对乐视控股持有乐融致新5742.88万元出资额的股权进行拍卖,公司存在失去对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控制权的风险。

以下是乐视公告原文:

关于大股东股票质押违约处置的预披露公告

本公司及其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特别提示:

公司2018年9月17日收到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送的《关于贾跃亭名下“乐视网”质押股份处置通知函》,国泰君安拟于2018年9月13日起的90个自然日内通过司法可售冻结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处置贾跃亭先生质押的标的证券股份,处置股份数量以最终处置结果为准。国泰君安本次可能实施的违约处置事项,可能导致贾跃亭先生被动最大减持公司股票3,954万股暨其持股比例减少0.99%。

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且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均已违约,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股票的处置进度一定程度受其股票质押、冻结状态的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乐视网”)于近日收到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君安”)《关于贾跃亭名下“乐视网”质押股份处置通知函》,现将具体事项公告如下:

一、交易的具体情况

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于2016年6月23日在国泰君安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融资,质押标的股票名称为乐视网,证券代码300104,质押公司股份数量合计3,954万股,质押到期日为2017年6月23日。根据贾跃亭与国泰君安签署的《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由于贾跃亭未在购回日按约定购回标的证券、偿还负债,该行为已构成违约。

二、违约处置方式

根据《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及相关司法裁定等,结合处置股份的总数不超过乐视网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情况以及国泰君安可平仓额度,国泰君安拟于2018年9月13日起的90个自然日内通过司法可售冻结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处置贾跃亭质押的标的证券股份,处置股份数量以最终处置结果为准。

三、对公司的影响及风险提示

国泰君安本次可能实施的违约处置事项,可能导致贾跃亭先生被动最大减持公司股票3,954万股暨其持股比例减少0.99%,贾跃亭先生股份可能变动情况如下:

截止2018年9月18日,公司控股股东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102,257.691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5.63%,其中88,301.9814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2.13%;102,257.6916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机关冻结,冻结时间为自冻结之日起三年;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被全部轮候冻结,轮候冻结期限为36个月。

关于贾跃亭先生所持公司的13,652万股解质押具体情况,详见《关于公司大股东部分股份解质押的公告》(公告编号:2018-140)。

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且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均已违约,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股票的处置进度一定程度受其股票质押、冻结状态的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公司将持续关注贾跃亭先生股份变动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投资风险。

关于公司大股东部分股份解质押的公告

特别提示:

根据公司查询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冻结明细,获知公司大股东贾跃亭先生所持公司的13,652万股于2018年9月14日进行解质押,本次解质押股份占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3.35%,该部分股份存在减持、被处置的可能。

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且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均已违约,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股票的处置进度一定程度受其股票质押、冻结状态的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网”或“公司”)于近日查询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冻结明细,获知公司大股东贾跃亭先生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进行解质押,具体事项如下:

一、 股东股份解质押的基本情况

1、本次股东股份解质押基本情况

2、大股东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情况及风险提示

截止 2018 年9 月18 日,公司控股股东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102,257.691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5.63%,其中88,301.9814 万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2.13%;102,257.6916 万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机关冻结,冻结时间为自冻结之日起三年;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被全部轮候冻结,轮候冻结期限为36 个月。

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且贾跃亭先生所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均已违约,且贾跃亭先生持有公司股票的处置进度一定程度受其股票质押、冻结状态的影响,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公司将持续关注贾跃亭先生股份变动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投资风险。

二、备查文件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股份质押明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腾讯连续9日回购股票 累计出资已超3亿港元

[摘要]腾讯控股再度回购12万股,耗资3876万港元,为连续第九日回购。

腾讯科技讯 9月18日,据港交所公告显示,腾讯控股再度回购12万股,耗资3876万港元,为连续第九日回购。九天出资额累计已超3亿港元。

此次回购价格区间为320.0港元-326.4港元。

腾讯公司发言人表示,回购反映我们对公司的基本因素和业务的长远价值充满信心。

9月18日,据港交所公告显示,腾讯控股再度回购12.5万股,耗资3950万港元,为连续第八日回购。

9月17日,腾讯控股回购11.8万股,耗资3785.9万港元,为连续第七日回购。

9月14日,腾讯控股回购7.1万股,耗资2340万港元,为连续第六日回购。

9月13日,腾讯控股回购12.4万股公司股票,涉资3950万港元。为连续第五天回购公司股票。腾讯控股今日大涨近5%。

9月12日,腾讯控股斥资3860万港元回购12.5万股,为连续第四日回购股份。

9月11日,腾讯控股斥资近3900万港元回购12.6万股,回购价格每股为307.6-313.6港元。

9月10日,腾讯控股斥资3910.8万港元回购12.4万股,回购价格每股为321.2-312港元。

9月7日,腾讯控股斥资707.2万港元回购2.27万股,回购价格每股为310.80-311.60港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印度称将华为中兴排除在5G网络试验之外 中方回应

原标题:印度表示将华为和中兴排除在5G网络试验之外 中方回应

问:据报道,印度政府本周表示将华为和中兴公司排除在5G网络试验之外,你对此有何评论?中方是否已和印度方面就这一问题进行接触?

答: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中国政府一贯鼓励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规则和当地法律的基础上开展对外经贸合作,也希望有关国家能为中国企业在当地投资运营提供公平、公正、透明的环境。中印之间经贸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目前总体进展是顺利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

苹果已经爱尔兰政府补缴全部143亿欧元税款

[摘要]爱尔兰财政部长证实,苹果公司已将全部143亿欧元税款存入爱尔兰政府设立的一个代管账户中。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爱尔兰财政部长帕斯查尔 多诺霍(Paschal Donohoe)周二证实,苹果公司已将全部143亿欧元税款存入爱尔兰政府设立的一个代管账户中。

这意味着苹果已经按照欧盟的规定,将全部应缴税款返还给爱尔兰政府。需要指出的是,在苹果补缴的这143亿欧元税款中,还包括12亿欧元的利息。

2014年6月,欧盟对苹果在爱尔兰的税务问题展开调查。2016年8月,欧盟委员会裁定,苹果在爱尔兰非法逃税131亿欧元(约合153亿美元),苹果必须要将这部分税金返还给爱尔兰政府。

多诺霍今年5月曾宣布,苹果已将第一笔15亿欧元(约合17.6亿美元)的补缴税款存入代管账户中。而今日,苹果又补缴了剩余全部税款,外加12亿欧元的利息。

多诺霍今日称:“事实上,爱尔兰政府并不认同欧盟委员会的裁定,并已提出上诉,希望法庭能撤销该裁决。但作为欧盟的成员国,我们先要履行欧盟的该裁决,接受苹果补缴的税款。”

爱尔兰政府之前就曾表示,不会立即动用这笔资金,而是要等待上诉案的结果。据预计,上诉案可能持续数年时间。(编译/清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来源于:腾讯科技